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微信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搜索
永川房交会
中国新歌声城市海选金寨赛区
古井
湘遇洞庭
和缘
扫黑

[闲聊] 云雾蕴茶香 醇香引客來 2019.4.25

4月19日早上七点,我和快乐骑行(网名)高秀桂二人,开始此次採茶之旅,目的地是金寨县油店乡西莲村上畈村民组。它主峰九王寨海拔886米,平均海拔600_800米,属高寒山区,常年烟雾缭绕,犹如仙境,距六安一百公里。经苏埠,过独山,进入龙井沟后,人车渐少,骑行在这山沟中,鸟语花香,空气清新,滿目翠绿,真是一种享受。翻过金山岭,上午十点到鲜花岭,鼓足干劲,又翻桂花岭。下桂花岭时,高秀桂指着路边的一个茶场说,每年我们都在这儿,买明前茶,茶好香,才三百元一斤,我听了笑笑没说话。十一点到马店。若到火车站吃饭,一进一出,多骑六公里,不合祘,再走就没饭店了,好在,有备而來带有干粮。翻过黄土岭,八斗岭,已中午十二点,我俩在路边准备吃午餐,偶遇一老人,他热情的邀请我们,去他家喝水。老人慈眉善目,衣着得体干净,很健谈。一问已八十七岁高龄,名刘如生,是位退休教师,身体健康。家就在路边,一人独居。室内陈设虽简单,但窗明几净,家中拾掇的津津有条。他问我们去哪,我们说去西莲花山买茶。刘老师说,西莲茶叶最好,香,是高山茶,山高雾大茶叶厚,就是比外面茶上市迟,卖不上价呀,外面清明前就有新茶喝了,西莲谷雨才摘茶,价格上吃亏了。是啊,五十一年前,我下放在西莲大队上畈队,就有农谚说,西莲茶叶是”清明摘不得   谷雨摘不撤“。西莲上畈茶,最早种植于清朝初年,旧社会主销往武汉。此地茶园平均海拔600米左右,常年有百天浓雾弥漫,山高气温低,茶叶比周边产区晚半个月,茶芽蕴育期更长。自然条件造就了西莲上畈茶的良好孕育环境,茶味更醇更香。我们在刘老师家,喝水休息加吃饭,一人二个烧饼,二个咸鸭蛋一包榨菜。谢过老人,继续骑车。十二点半,从油店,进入到莲花山的旅游通道。一进高山峡谷,顿时觉得风景险秀,前方高山耸壑昂霄,两边险峰连绵不绝,沟壑幽谷,林木茂盛,盛开的映山红,把山色点染的更加妖娆。山路上车子不多,人很少,沟越走越深,坡越來越陡,车速越来越慢,十,九,七…,埋头骑车,拐过一道山弯,山路险峻露出峥嵘,五道之子形的大道,直达山顶,很是壮观。同行的高秀桂看到此景,大呼好高好险,太壮观,太震撼了。车靠在路边,我们一边休息,一边欣赏美景。身处半山腰,前方山顶隐隐在望,身后重重大山逶迤,脚下沟深林密,大别山腹地,风光无限,名不虚传。新修的双向水泥路,路面平坦宽阔,设施齐全。我抖擞精神,骑车爬坡,一身汗水,大口喘息,终于骑车上到潘岭岭头,从油店到西莲,十三公里上坡,用了二个小时。主峰九王寨上的纪功石,不可不去。它是国民党爱国抗日将领,大将唐淮源手书石刻,另一面巨石上的石刻小字,模糊不清,似记录某大捷事件。车放路边,徒手登山,观石而返。急匆匆,骑车下岭,來到潘岭脚下的,上畈野生茶家庭农场,这是俩兄弟开设的,专收莲花山当地茶草,产量不大,质量很好。大门紧锁,大路看不到一个人。我知道明天才是谷雨,为卖个好价,也提前几天采摘了。茶春季,户无闲人,人人都在山上摘茶,天不黑人不归家,这就是莲花山茶春季特色。二辆车放在他家门口,我和高秀桂到上畈老院子看古树,这儿三五百年的古树有几十株。正在看古树,意外见到茶场老板陈卫国,他今年约50岁,热情的把我们领到家,一杯香茶,惊倒高桂秀。他端杯喝了一口,问老板这茶多少钱一斤。老板说,这是前期茶,150元一斤。高秀桂惊呼,这比我在桂花村茶场,买的三百元一斤的明前茶还香哪。老板是见怪不怪,说,价虽低,肯定比它香,这儿刚开始摘头茶呢。我对老板说,马上摘茶的要回來了,我们到农家乐住下,吃完饭再上來搞茶叶。陈卫国说,在这住就是了。我说你们这几天好忙,不在这住。他见留不住,就诚恳的说,现在家家都忙,你们晚上就在这吃饭,反正我这儿,炒茶工也要吃饭的,就是晚一点。我说行,又指着高秀桂说,他第一次來西莲,正好带他去玩玩。我俩到农家乐,订好住的,已四点。抓紧上山玩了一圈,乌龟石,碰头石,天地正气碑,龙潭宿雾石刻,因时间有限,匆匆游半圈而回,高秀桂悻悻地说,剩下一半,留个想头,下次再看了。回到农家乐,赶快冲个澡,天快黑了,骑车到上畈茶场。我们骑车经过龙井沟时,笋子已经长成竹子了,在这才冒出尖尖头,可见这儿山高气候寒。茶场热闹了,灯火通明,摘茶的回來了,在这儿卖茶草,陈卫国在收茶,炒茶的忙着晾茶草,我和高秀桂在一边看热闹。看茶,称茶,记帐,付款,陈卫国忙得不亦乐乎,还有不少人等着卖茶草。只见他,抓起茶草看了看,对两位老人说,你老两口真有意思,怎么不在一个山上摘茶,分两下摘。老奶奶说,他吃完饭先走的,我后走的,就近摘的,是不在一个山上。我问陈卫国,你怎么知道不是一个山上的茶。他说,这两样茶,看都一样,但一个芽头大些,一个芽头小些,若是一个山头的,芽头一样大小,所以这不是一个山上的,仔细看才看的到。是呀,经验來自实践,天天收茶看茶,也就有经验了。老板的哥哥,是西莲小学校长,请我俩吃饭。我一看,满桌丰盛菜肴,就我们三人。陈老师说,他们还要忙一会,我们先吃。我坚决地说,你不把我当外人,我很高兴,但饭要一起吃,等忙完再吃。陈老师只好作罢。我们在茶场看看,陈卫国说,甄叔,现在炒茶和你下放时不一样了,全机械化,几个人就行了,真是又快又好。陈老师招呼大家到堂屋吃饭,陈老师拿酒招待大家。制茶的,炒茶的,卖茶草的,还有买茶的,都在一张桌上吃饭喝酒,谈心说话,气氛热情友好,也是机缘吧。席间,有卖茶草的对陈卫国说,刚才有份茶草还好,你为什么不收呢。陈卫国说,茶草是槐树湾的,不要。卖茶草的对我说,他们只收莲花山的茶草,外面的孬好不收。陈卫国说,外地茶不收,我要保证质量啊。我问,你怎知不是西莲的茶草。陈卫国说,西莲的茶草叶子厚些,其它地方的叶片薄些。我想起中午刘老师说的话,果然不差。我在想,这肯怕是清明茶摘不得,是茶叶正生长在,到谷雨再摘,生长周期多个节气,日照、光合作用多些,岂不厚点、香些?高秀桂问,老板,我一路上看茶地,到处都有粘虫板,这儿怎么没有。陈卫国说,西莲是高寒山区,虫本来就少,每年清明前都有寒流,别的地方三四度,西莲就是零下啦,有虫也冻死了。晚饭后,高秀桂买了十五斤,我买了六十多斤茶,每斤120元。陈卫国说,茶前几天搞好了,已壮二次火了,等放个阴天再回润一次,拉个老火就行了。我说,前几天还是雨前茶,其实刚过雨后的茶更醇厚香些。陈卫国说,是的,但都要早摘买个好价,没法子。我说,今天收的都要17元1斤茶草,前几天茶草好贵,这个价又拉三次火,保的住本吗,如果亏本我不要。陈老师说,甄叔,茶场去年才办的,主要解决本地茶草销路,我们大部分鲜草初加工后,买皮茶给茶庄,就混个加工费。凡是订的成品茶的,都是亲戚朋友,以销定产,只收成本和加工费,价祘好的,对谁都一样,也不会亏本的。听他一说,我才放心。陈卫国说,茶叶下个周日送到六安,我们去年快递送的袋装茶,都碎了,要铁盒包装的才不碎,每斤2盒十元包装不合祘。我说,行,高秀桂的你们送一下,其余的送到我住的地方就行了。辞别他兄弟二人,到农家乐,已晚九点多了。一觉睡到第二天五点多,醒了起床,我对高秀桂说,西莲风龙尖的云海有名,离这有四公里,我们看看去。洗漱后,一看漫天大雾,能见度十几米,云海看不成了,收拾好东西,六点骑车回家。下潘岭,雾大的很,下到岭下,雾越来越小,到油店无雾了。回首莲花山,仍在云雾中。九点多,我们已到鲜花岭。网络传来佳音,大徐、李斌等八人,一早从六安骑车来,与我们在鲜花岭会师。我和高秀桂闻讯十分高兴,在鲜花岭订好饭菜,等候他们。十一时,骑友们到了。他乡遇故里,乃一大快事也。席间把酒相贺,热闹友好的气氛,感染了每位骑友。回程中,骑友们热情高涨,车速很快,我可比不了中小伙们,还是悠着点骑吧,到家不到四点。採茶之旅,骑游之乐,骑友之谊,尽在不言中。


打赏小编一张毛爷爷吧!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1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文中插图不知什么原因,发不出。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微信注册
返回顶部